简体版

最新賭訊

百家樂秘笈心得

    當前位置:首頁最新賭訊

 

 

 

 

 

 

 

哪些人在消費賭場?

最終被揪出的豪賭官員讓一部分賭客的身份被顯性化,不過,他們只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個部分。從每年國內流出境外的驚人賭資來看,比賭博本身更可怕的,是種種目的性極強的不明賭客

蔡豪文成為今年“打擊賭博違法犯罪活動專項行動”的第一個符碼。他挪用公款351萬元到朝鮮賭博,結果全盤皆輸——如果他贏了,也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這次挪用和出境賭博,也不會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的上級單位是延邊州交通局,副局長譚秀琦告訴記者,事發后,他們分析,蔡豪文的賭癮并非一開始就很大。在任職副處長主持工作的一年里,他從未去過“英皇”。今年1月份,蔡豪文升為處長,從4月份開始到朝鮮賭博。“我們想,他開始時只是玩玩,居然贏了,很高興。再去,就輸了,越來越陷進去”。譚秀琦介紹,41歲的蔡豪文平時不喝酒,不與同事們一起玩,因為有他到境外賭博的傳言,局長崔哲云曾找他談話,但他不承認。局長查無實據,也沒有辦法,一直到11月東窗事發。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陸建華1997年初曾對外流賭資進行過一個估計,大概是每年4000多億元,他告訴記者,“我們算的是廣義的,包括旅游住房,而不僅僅是賭資。當時出境者主要來自珠三角、長三角和北京地區。這些人是專有目的性的賭客,而不是一般的游客”。蔡豪文事發的2004年,北京大學中國公益彩票事業研究所研究員王增先的調查則顯示,中國人境外賭博流失資金已達6000億元。

“這其中很大一部分資金是洗錢的”,一名業內人士接受采訪時稱,在賭場的貴賓房,有意行賄的老板們要與他請到賭臺前的政府官員暗通款曲,就會不經意地將一枚價值100萬港幣的籌碼放入官員的籌碼堆中,籌碼很小,動作隱蔽到整個行賄過程只有他們兩人心知肚明,即便將來引出禍事被行賄者反咬一口,這筆錢的來龍去脈也是無據可查。據已有資料顯示,2001年4月,因巨額受賄被判死緩的廈門市原副市長藍甫,在賭場就是通過這種方式,收賄并洗錢。

他告訴記者,賭場的籌碼有制造可信的收入來源和隱匿資金的“功能”:買100萬元的籌碼,玩幾個小時帶上剩余的籌碼離開,改日從位于另一個管轄區的賭場中把錢取出來。“此類目的性賭博能輕易地完成一次黑錢漂白過程,”他說,若當事人有一天面對有關機構調查,需要證實曾經在賭場贏過錢或是輸過錢是否是事實的時候,只要當事人在這家賭場的管理層中有“內應”,或者這一切干脆是通過專門從事這一行的“經紀人”完成的,這就一切都不成問題了,更何況保守賭客機密也是賭場的義務之一。

內地身份隱秘的各種賭客也是賭場“大耳窿”競相追逐的對象。所謂“大耳窿”,是放高利貸者的俗稱,據說這個詞出自香港,因為早期香港有些專門放高利貸的印度人,喜歡在耳朵上穿孔戴環,耳垂吃重下垂使耳洞看起來很大,就有人將這耳洞和債務的無底洞聯想到一起,而創出“大耳窿”的叫法。“大耳窿”放債收取利息一般是10%左右,有的高達50%,視不同放貸公司有不同的日數、周數及月數計算方式。而借貸人借錢都是未借先虧,因為其中一部分錢會當做手續費和抵押金扣除出來。如果賭客要借1萬港幣,簽字畫押后拿到手的只有9000元,到期還款時卻要交給大耳窿1.3萬元,在賭場中這叫“九出十三歸”。

在澳門賭場中,這類放貸人現在被叫做“疊碼仔”,一個頭天在澳門向疊碼仔借貸30萬元的賭客,第二天回到廣州還錢,就要還出近40萬元。一般在客戶輸光后,借貸公司就會根據向老顧客了解到的情況判斷該客戶的誠信程度和還款能力,如果認為還款沒有問題,老板就會將高利貸借給客戶以做賭資。借貸公司內部分工嚴明,一般按區域管理,專人分管內地華北、華東、華南地區的收貸。

中國實行的是封閉的資本賬戶體制,這意味著把人民幣兌換成硬通貨然后帶出境方面,是有限制的。賭場通常和地下錢莊的關系密切,這讓資金外流變得容易。這些地下錢莊一般的存在形式是雜貨店、小商店等,店面都不大,但這些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店,卻具有強大的資金流動功能。一般店老板在境內外同時設有分店,資金的往來完全是兩地各自賬面上的劃撥,而不需要經過兩地間賬戶的劃轉。“這就相當于一個老板在兩地的兩個營業部,只要內地收到錢,一個電話過去,那邊就可以直接支付,不需要兩地賬戶往來。”

“賭客今天將人民幣存入內地的地下錢莊,明天就可以憑著錢莊開出的一張收據,在香港或澳門拿到相應的美元或港幣。無論你是在機場、賓館或賭場,錢莊在境外的工作人員就會拿著你所需要的支票或現金,專程趕來送上。”曾在澳門賭場工作的孫治(化名)說,“還有一種情況,是先在港澳地區成立一家融資公司,再與內地的一家外資公司沆瀣一氣,或者干脆自己在內地成立一家不掛牌的同類公司,然后兩頭截款,根據商定的價格,你只需在香港的某個機構存入100萬港幣,在內地你就可以通過地下錢莊順利拿到107萬的人民幣。”

孫治說,利用賭博網站洗錢的道理更簡單:只需洗錢者在這些賭博網站開設一個賬戶,然后將來源不同的錢款匯入該賬戶,就可以隨意地周轉資金。洗錢者可以向賭博網站提出取消賬戶的要求,表示不想再玩了,并要求賭博網站以支票或銀行匯票方式將賬戶上的余款退還給他們,整個洗錢過程就這樣輕而易舉地完成了,“賭場和地下資金的流動讓賭博變成更隱秘和難以追查的事情”。

目前,各國警方對利用賭馬、賭狗比賽進行洗錢活動憂心忡忡。孫治分析說,越是大型的賽馬、賽狗比賽,洗錢活動越容易得手。因為這些交易都是以現金形式進行的,且流轉速度極快,經手人員繁雜,警方根本不可能追蹤洗錢活動的來龍去脈。“不久前,有一名年輕人每天攜帶3000英鎊的現金,出入于倫敦各地的賭馬經紀公司的投注點,將所有現金用于賭博之中,直至這些現金變為其賭贏之后賭馬經紀公司給予的獲勝者支票,完成黑錢的清洗過程。在賭馬過程中,每次他都投注于最有希望的賽馬,一旦賭中了,拿到獲勝者支票就離場;如果這場沒博中,他就在下一場賽馬賭博時加倍投注。通過這一方法,年輕人在賭馬中永遠不會大贏或大輸,但其本意不在于賭博,而在于將黑錢合法化。因此,即使有時損失一部分錢,也權當交稅罷了”,“而他也是受雇于人”。

 

加入收藏 | 聯繫站長 | 友情鏈接 | 廣告聯繫
版權所有 Copyright©2003-2008 百家樂天地 duchang888@gmail.com